云法律>其他案例>90后都工作了,“反向春运”高峰也就不稀奇了

90后都工作了,“反向春运”高峰也就不稀奇了

来源:云法律网站时间:2019-1-12 10:59:24>跟律师谈谈<

   今天是1月11日,距离己亥猪年还有不到一个月时间。这意味着,一年一度中国最密集的人口流动活动——春运,即将进入高峰期。和往年一样,买不到回家的票,依旧是核心话题。但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年春节的“反向春运”,非常令人瞩目,很多一线城市成为了热门目的地。从1月28日起,四川、重庆、河南、安徽、湖南、湖北等地的老人们陆续踏上“反向过年”之旅,“反向春运”航线迎来客流高峰。而2月11日将开启“反向春运”返程高峰。

   “反向春运”、接父母来大城市过年,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每年社会舆论在讨论春运买不到票时,都有提及接父母来过年这一解决方案,但似乎并没有如今年这般形成热潮。按相关人士研判,在进城旅游过年“反向春运”热潮的带动下,北京、上海、广州等以往春节“空城”的人气今年将会有很大程度的回升。究其原因,恐怕离不开以下因素。

城市间人口流动基数巨大,“反向过年”有着必然存在的现实基础

   近些年,随着城市之间人才流动密切,越来越多的人涌入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或者周边发达城市。这些城市拥有者更多的就业岗位、利于个人成长的上升空间和相对公平的竞争环境,使得其他城市的人群不断涌入。

   据国家卫健委发布的《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8》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年流动人口达到2.44亿。从城市群流动人口的发展趋势来看,长期居留流动人口上升,以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长江中游和成渝城市群为代表的五大城市群仍将是仍将是未来流动人口的主要聚集地。

   而这五大城市群,也恰恰是每年春运的热门返乡客流出发聚集地。媒体2018年春运的数据显示,跨省出行热门返乡线路前十位分别为:上海-六安、深圳-赣州、东莞-玉林、广州-衡阳、深圳-玉林、佛山-贵港、上海-阜阳、苏州-六安、深圳-重庆、杭州-上饶。

   显然,数以亿计的流动人口都在一、二线城市,哪怕其中只有1%的外乡人口选择接家人来大城市过年,也会有不少于100万人次“反向春运”的客流。故而,“反向过年”出现客流高峰的基础性因素也就现实存在了。

“90后”、独生子女,让“反向春运”几率大大增加

   从2018年起,第一批“00后”步入成年,开始进入大学校园。这就意味着绝大部分“90后”开始步入社会、走向工作岗位。

   “90后”所处的出生年代,计划生育国策还是“只生一个好”。在这一历史背景下,国家支持奖励独生子女,且计划生育政策被严格执行,因此,全国独生子女数量比例大大增加。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独生子女人口总量已超过2.18亿,这个数字背后有着一个庞大的老龄人群体。当大部分“90后”陆续走上工作岗位,他们的父母便多数留守家乡。

   在那个兄弟姐妹众多的年代,多子女家庭的家庭成员可能遍布全国各地。因此,过年回家团圆,便有了不可替代的意义,一家人过年聚在一起、齐齐整整,方能显示出一个家族的兴旺与繁荣。

   但随着独生子女的愈发增多,大多数中国家庭便成为了数量意义上的三口之家。这也就意味着,全家团圆便不那么麻烦了。多子女家庭散落各地,每年在哪儿集中过年必然是一个令人心烦的问题,因此返乡回家会是第一首选,也不容易引发矛盾。但三口之家在哪都能团聚,加之多数父母体谅子女辛苦,也更愿意去子女工作生活的地方看看,看看子女在外地打拼过得好不好、生活条件怎么样。这也使得“反向春运”高峰来临成为可能。

年轻人害怕回家过年,不愿被问及婚姻和工资问题

   有个很显而易见的特点就是,这一代的年轻人对血缘亲属关系的认可和黏度,并不如上一代人那么高。这一现状很大程度上,也应归结为城市间人口流动的加剧。

   这一代年轻人的父辈们,多数还是选择了在家乡工作。一般而言,三四五线城市环境局限,人际交往圈过小,血亲之间的联系紧密。而这一代年轻人,工作学习生活可能并不一定需要来自亲戚之间的帮忙,疏于联系了,过年回家走访拜见亲戚对他们而言也就可有可无了。加之大城市相对公平的上升空间,对于老家工作发展可能还存在的人情关系就显得厌烦。

   当然,很多年轻人不喜欢过年期间亲戚走访串门的因素,还在于回家将要面临来自家族亲人长辈的各种催问。对年轻人而言,无论是工资、情感生活哪怕是考试成绩,都属于个人隐私,他们并不乐意被亲人长辈们详细过问。春节期间被长辈逼婚,也一直是一个热门话题。当代年轻人的生育观念早已和上一辈不同,晚婚晚育甚至丁克、不婚等现象十分常见。长辈亲戚们的逼婚,会像紧箍咒一般束缚着他们。

   此外,份子钱、压岁钱可谓是春节期间最常见的“红色罚款单”,一旦春节回家,同学结婚随份子,给晚辈们的压岁钱、买礼物等会是一笔巨大开支。这些方面的开销,无疑会增大年轻人的经济压力。他们就会觉得,还不如将父母接来过年,显得省钱又省心。

春节旅游热,也是“反向春运”的重要原因

   由于政策的调整,中国民众拥有的7天长假仅剩国庆和春节。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早已满足了物质需要,而转向对精神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的需求。因此,越来越多人愿意春节假期走出家门,旅游玩耍,而不是将时间耗费在没玩没了的走亲戚上。

   对于诸多在一线城市“漂”着的年轻人而言,春节旅游的首选便是将父母接到自己工作生活的城市来。这些一线城市除了经济发达,也往往多是旅游城市。如北京、上海、广州等,旅游资源众多,很多“漂”一族日常和周末未尝有时间及金钱参观游玩。

   加之现在过年的年味变淡,很多也愿意选择去外地体验与以往不一样的春节气息,去努力感受和找回过年的意义。这一点,从每年春节期间的北京庙会、广州花市的客流量就能够看出。比如2018年,北京地坛、龙潭春节文化庙会,从正月初一开门迎客到大年初五,共接待中外游客多达170.1万人次。

技术进步,缩短了城市与城市之间的时间距离

   “反向春运”高峰的出现,技术方面的原因是必不可少的。

   随着中国高速铁路和民用航空运输业的飞速发展,高速铁路已经铺轨进入了千千万万城市。大部分城市和城市之间的时间距离,已被大大缩短。那些过往绿皮车需要运行二三十小时的路线,现在已经缩短到只要五到十小时。民众前往某一地方,只需朝发夕至,便可便捷到达。这将减少民众出行的疲劳感,让民众出行的欲望大大提升。

   当然,“反向春运”也与返乡火车票一票难求或回乡机票太贵密切相关。“反向春运”航线机票价格堪称“白菜价”,最低仅1.2折,且票源充足。媒体报道显示,除夕前一周,哈尔滨飞北京机票低至1.3折、人民币(下同)仅180元,比高铁票便宜约126元;重庆飞深圳机票最低价190元,相当于打1.2折,比高铁票便宜629元。

   便宜、票又好买,选择“反向春运”的年轻人,便可以拥有更多时间和父母待在一起,过一个不要考虑买票的团圆春节。

“反向春运”火了,配套服务还应跟上

   “反向过年”高峰来临,恐怕还会存在不少问题需要正视。比如说,一些父母没出过远门,可能会在路途上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说,部分“漂”一族居所小,可能还没厨房等设施,并不适合一家三口团聚。也比如说,部分城市没有及时预测可能而来的客流高峰,基础服务应对和应急存在薄弱环节。

   这些问题看似是个人问题,但实则能够体现出社会服务水平的高低,本质上还是具有公共属性。随着独生子女人口的与日俱增,中国已经进入了老龄化社会,这样意味着老年人出行比例将会增加。但过往的调查表明,城市车站、机场对老年人出行的关注度依旧不够,人性化服务措施和设施还有待完善,这样的问题将可能成为由“反向春运”引发的新社会焦点。

   当然,这些问题并不是没法解决。“反向春运”高峰已然出现,相信会同春节一般,成为国人过年的常态化选择。



版权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有侵权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删除。)

欢迎离婚咨询  交通事故赔偿标准  离婚律师  工伤认定


我们是云法律网,如果您对 “90后都工作了,“反” 还有其它疑问,
欢迎咨询我们全国免费咨询热线:0571-87425686
或者您也可以直接网上预约网上预约立即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