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法律>刑事案例>刘士余投案之前,证监会已有两只“老虎”落马

刘士余投案之前,证监会已有两只“老虎”落马

来源:云法律网站时间:2019-5-26 9:12:26>跟律师谈谈<

   5月20日,甘肃省、湖北省、广西壮族自治区等15个地区和单位向社会公布中央脱贫攻坚专项巡视整改进展情况。至此,接受此轮专项巡视的26个地区和单位已全部晒出整改“成绩单”。开展脱贫攻坚专项巡视,强化政治担当,较真碰硬整改。

   本周,“打虎”又有新进展。河南省政协副主席靳绥东一审开庭,他被检察机关指控在19年间受贿4434万元。这位爱好书法的官员很乐意别人高价买走自己的书法作品。“雅贿”再雅,也是腐败。

   影响更大、更受关注的“老虎”,当属深夜曝出主动投案消息的证监会前主席刘士余——证监会主席被称为一个关注度极高但可能比足协主席还难当的职位,这位刘主席在这个位置上曾多次曝出惊人之语,而为股民所熟知。

   除了这两位“老虎”,还有一位昆明的“恶霸”牵动很多人的目光,甚至惊动了中央。这位名叫孙小果的人,据传背景深厚,多年前被判死刑,如今却摇身一变成了夜总会大老板,不管背后是哪路神仙,如今是不是也该现身了?

刘士余:备受争议的“监管之王”

   5月19日23:30,接近午夜时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总共57个字的消息,顿时引发各种解读。刘士余是今年第三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还是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5月9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落马”,通报中首次出现“主动投案”字眼。此次刘士余成为第二名“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干部。但不同于此前大部分落马干部“接受审查调查”的表述,刘士余是“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有细微差别。

   公开简历显示,刘士余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他曾先后在中国人民银行、中国农业银行等任职。2016年2月,时任中国农业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的刘士余调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党委书记,直至今年1月出任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4个月后,刘主动投案的消息传出。

   数据显示,刘士余主席主持证监会近3年间,证监会审批新股共711只,退市7家公司。在任期间,A股交易共计513天,两市日成交金额最高时一度逼近9000亿元, 最低时为2000亿元,但沪指累计下跌了9%。

   在此期间,刘士余一反此前从业生涯中给人稳重、缄默的人设,发表了许多犀利言辞,被众多网友评价为“自带网红气质”的证监会主席。例如,“作为证监会主席,我不能建议大家买股票,我更不能建议大家卖股票”“我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资本市场不允许大鳄呼风唤雨,对散户扒皮吸血、要有计划地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

   与以往证监会主席相比,刘士余在市场上受到争议较为突出。有人说他“铁腕治市”,有人甚至封他为“监管之王”,有人说他“不近人情”。2016年刘士余上任第一年,证监会对183起案件作出行政处罚,罚没款42.83亿元,较前一年增长288%。2017年罚没款金额74.79亿元,翻了近一倍。2018年,行政处罚的数字进一步增加,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310件,罚没款金额106.41亿元。

   刘士余公开表示,“忠言逆耳利于行,甚至有可能在某一个特定的时点、特定的案件、特定的场合,证监会党委和我本人会因为某件事儿掉几根羽毛。同保护广大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这一天大的事比,掉几根羽毛又算什么呢?”目前,笔者还不知道刘士余是不是要掉几根羽毛,也不清楚他究竟是不是为中小股民的权益掉羽毛,且静静等待调查结果。

   十八大以来,金融领域成为反腐重点领域,而证监会大小官员也落马不少,仅以原省部级官员论,就有证监会原副主席姚刚和证监会原主席助理张育军。证监会自1992年底成立以来,此前的证监会主席均平安着陆,刘士余可能打破这个记录。刘落马后,金融反腐又会有怎样的新局面?

孙小果的父母究竟是谁

   近日,因强奸等罪被判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竟然摇身一变成为夜场黑老大,引发舆论哗然。这一案件,成功引起了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的注意。

   孙小果,曾用名陈果,云南昆明人。1998年2月18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孙小果犯强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制侮辱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加原因强奸罪所判余刑两年四月又十二天,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一审判决后,孙小果等人不服,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原本应该在20多年前伏法的孙小果,不但没死,还成了夜总会的老板,活得无比滋润。

   今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省期间,昆明市打掉了孙小果等一批涉黑涉恶犯罪团伙。孙小果案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社会高度关注。中央督导组在督导中发现孙小果案背后存在较多问题,遂将该案作为重点案件向云南省交办,要求云南省委组织精干力量,依法严惩、深挖彻查到位,把该案办成铁案,中央督导组将适时组织“回头看”。

   全国扫黑办有关负责人表示,中央第20督导组已责成云南省组织专门力量,依法严查孙小果涉黑案及背后存在的严重问题,全国扫黑办将配合中央督导组对该案同步督办,一盯到底,彻底查清问题,依纪依法严肃处理,回应社会关切。

   孙小果的父母究竟是谁,竟然能手眼通天?有传言称孙小果背景深厚。对此,云南省委表示,依法彻查,对在该案中为孙小果提供保护的国家公职人员,无论涉及到谁,坚决一查到底、决不姑息,依纪依规依法严肃处理。相关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回应人民群众关切。

   2018年以来,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全国范围内深入开展。一个个曾经为非作歹、欺行霸市、横行乡里的恶霸、“地头蛇”、“黑老大”纷纷落网,还一方安宁,大快人心。截至2019年2月底,全国共打掉涉黑组织1461个;依法起诉涉黑涉恶犯罪案件12676起、69544人;一审判决涉黑涉恶犯罪案件5561起、32663人,黑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得到沉重打击,社会治安得到有效净化,党风政风社会风气进一步好转。

   4月初至5月上旬,中央扫黑除恶第11至第20督导组分赴浙江、天津、吉林、安徽、江西、湖南、广西、海南、贵州、云南等10个省区市开展第二轮督导。日前,第二轮督导陆续结束,4月1日至5月17日,10省区市打掉涉黑组织85个、涉恶犯罪团伙915个。

   地方上有黑恶势力为非作歹,其背后往往有腐败的影子,打击涉黑“保护伞”尤为重要。一些重要涉黑恶势力案件案件的查处结果,也凸显了这一点。今年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承上启下的关键之年,而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尤为重要。

   中央督导组提出要督促各地依法加快对重大案件,以及人民群众反映强烈、影响较大但进展较慢的难啃之案的突破工作。同时,也要督促各地把“破网打伞”作为主攻方向,对未实现扫黑除恶与“破网打伞”同步推进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进行再次核查,确保线索没见底不罢休。督促各地对能量大、根基深的“保护伞”案件,采取干部交流、提级管辖、指定管辖、联点包案等有力手段进行深挖彻查,确保案件没查透不放手。

   孙小果的父母究竟是何方神圣,也该现身了。



版权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有侵权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删除。)

欢迎法律在线咨询 律师在线解答  法律在线  免费法律咨询热线


我们是云法律网,如果您对 “刘士余投案之前,证监” 还有其它疑问,
欢迎咨询我们全国免费咨询热线:0571-87425686
或者您也可以直接网上预约网上预约立即咨询